道綽《安樂集》(上卷)及保羅《羅馬書》(一至四章)

看人生命提升的方法





甲一. 引言

佛教淨土宗道綽一派「往生」的觀念及基督教中保羅「因信稱義」的理解,對大部分人而言,都只會視作「他力拯救」。 但是,這大多只是「望文生義」,對當中主要思想主題並沒有詳加分析。 本文的旨趣在於比較以上兩個宗教的兩部經典,好讓我們能在比較中更能深入了解兩個宗教的主要思想主題。

甲二. 研究範圍及方法

本文主要就保羅的《羅馬書》及道綽的《安樂集》中有關生命提升的種種主題作比較。 我們需要注意的是,即使是同一作者,在不同的作品中對同一的主題亦可有不同的處理,因而有不同的解釋。 同樣,淨土宗在「往生」的主題上,在不同的時期,也有不同的解釋。 另外,保羅對「因信稱義」的理解,在不同的作品中也有不同的解釋。 所以我們的討論亦只集中上述兩部經典中的思想。

本文的鋪排,會先簡略兩部作品的寫作背景、主題及架構。 接著便討論當中有關的主題。 我們會先討論淨土,再在討論基督教時以對話形式作出回應。

在此,我們先討論為何「人生命提升的方法」會用來作本文的主題。 粗略來說,以下我們將討論到道綽淨土一派是說到人「往生」到淨土,並在那個優良的環境堙A繼續修行。 保羅的「因信稱義」則提到人由不義的身份提升到稱義的身份。 用一較中性的看法,這都可見生命由一個較負面的狀態進到一個較正面的狀態。 所以用「人生命提升的方法」來綜合兩者的說法,是合宜的。 以下我們將討論生命提升的各層面並作出比較: 生命提升方法的時代性 需要生命提升方法者本來的狀態ƒ 提供生命提升方法的主體 生命提升的方法 需要生命提升方法者及提供生命提升方法主體的關係。

在研究本文中心主題時,我們將會在當中發現兩個重心。 分別是「信」的意義和神人的「關係」。 以下將作詳細探討。

* * * * *

乙一. 道綽《安樂集》的寫作背景及主題

中國淨土宗的主流大致可分為三派。 分別是盧山慧遠糸、慈愍的三藏糸及曇鸞道綽的一糸。 在進入討論道綽《安樂集》的寫作背景之先,我們會先討論道綽一派,特別是道綽的老師曇鸞的思想。 道綽的思想正繼承他老師的思想並且發揚光。

曇鸞的主要思想是鳩摩羅什譯的《十住毗婆沙論》卷五〈易行道〉一章中提及龍樹對難行道、易行道的解釋。 大意是指修行佛法是有很多不同的方便法門,就如在世間的遠行便有行路的痛苦及乘船的方便。 在修行佛法中,也有靠「自力」,日夜苦修,而希望達到正定的境界的難行法門。 就是達到阿毘跋致的境地,一種不再退到惡趣、聲聞與緣覺的境地。 另一方面,也有靠「佛力加持」而速入正定境界的「易行道」。 當中的佛力就是指阿彌陀佛的「本願力」。

當中思想是我們居住的娑婆世界的西面,有一位有無量壽、無量光的佛,名叫「阿彌陀佛」。 在成佛前,曾立了四十八別願,當中最主要的立願的是

設我阿彌陀佛得佛,十方眾生一心信樂,郤生我(極樂國),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覺

偉大的佛發的四十八弘願,因其願力,影響甚大,甚至可以在西方建立淨土。 也就是靠這極宏大的本願力,能助一切一心依靠者,包括智者及凡夫皆能速入那西方淨土,在一個一切更好的環境下(那堣ㄕ有自然的淨美,也有眾生界的淨化。)繼續修行佛法。 曇鸞就是採用這「難行道、易行道」的觀念作為他判教的基準。 即大小二乘是難行道,而淨土法門則是易行道。 龍樹提出在這娑婆世界中,修行難行道或易行道皆可在此土,達到阿毘跋致的境地;但曇鸞則認為在此土是不可達到阿毘跋致的境地,只有專心依靠阿彌陀佛的洪名,靠阿彌陀佛的願力,方可往生淨土,在那兒方可達到阿毘跋致的境界。 道綽更把曇鸞的難行道、易行道發展為聖淨二門之說。

現在我們可以回到道綽《安樂集》的寫作目的。 主要是他在以上討論過的基礎上,向世人「勸歸淨土」,其主要思想就是阿彌陀佛願力的易行道(淨門)。 其次,是「護教」,就是回應當時信仰郡體的需要,對那時其他思想作出回應。 笫一,三論宗認為道綽一派只是執相,執著一些世界事物的相象,有違大乘佛教的教義。 笫二,是回應慧遠大師等以義解為主的淨土思想。 他們認為淨土是化土,只有上等根器的人方可往生到那堙C換句話說,凡夫不能往生。

乙二. 道綽《安樂集》大綱

安樂集共分上下兩卷共十二章(大門)。 上卷笫一章是開宗明義地說出淨土法門是「應時應機」、「時教相應」的法門。 笫二章是提及往生淨土的最主要條件(生因)是發「菩提心」。 笫三章則主要是提出「聖淨二門」之說。 而下卷九章則可以說是對前三章的一些補充。 以下的討論亦只集中在上卷,因有關「生命提升方法」的討論也集中在那堙C

乙三. 道綽《安樂集》中生命提升方法的時代性

道綽在《安樂集》中一再強調,應當在不同的時代用對應那時化的教法,即是「時教相應」。 這就是「若教赴時,易修易捂,若机教時乘,難修難入」。 他更引用《大集月藏經》把不同時期的修習方法列出來:

佛滅度後笫一五百年,我諸弟子學慧得堅固,

笫二五百年,學定得堅固

笫三五百年,學多聞讀誦得堅固

笫四五百年,造立塔寺,修福懺悔得堅固

笫五五百年,白法隱滯多有諍訟,微有善法得堅固

在此,我們看到一個的趨勢,就是對修行的方法越來越是表面化。 修慧、修定的人可以說是需有上品根器的人方可修習。 但到了多聞讀誦、造立塔寺則是凡夫俗子亦可修習了。 接著,他指出佛是有不同的法門可以度眾生(這暗示這淨土法門是自古有之,不是新創出來的)。 從前的時代因為聖人等皆在,所以修習慧定是容易的,因而修習慧定可以是主要的修行; 而現今已到了「五濁之世」,離聖人已經很遠,再沒有人可以講明那些深奧的道理了,也沒有人能明白了。 因而是修習淨土是最合時宜及主要的方法了:

又若去聖近,即前者修定修慧是其正學,後者是

如去聖已遠,則後者稱名是正,前者是 ……

哀愍末世五濁眾生,輪迴多劫徒受痛故。

能假遇苦緣諮開,出路豁然

大聖加慈勸歸,極樂

若於斯進趣,勝果難階

唯有淨土一門,可以情悕趣入

相對曇鸞來說,道綽一再強調「時教相應」。 在這末世之中,只有「淨土」一門是最合適修行的,叫人速離苦的情況。 在笫三章中,他更建基在「易行道、難行道」的思想上,帶出「聖淨二門」的說法,但其基本思想跟以上相同:

一謂聖道,二謂往生淨生。

其聖道一種,今時難証。

一由去大聖遙遠,一由理深解微……

當今末法,現是五濁之惡世。

唯有淨土一門,可通入路

另一方面,我們也可以看到道綽是熱切地力證他的信念。 因他知道這是一種能快速幫助人離開生死之苦的方法,便努力收集前人的說法,好支持他的說法是有根據的,並要渡盡一切眾生:

唯有淨土一門,可以情悕趣入

若欲披尋眾典,勸處彌多

遂以採真言,助修往益

何者?

為欲前生者導後,後去者昉前

連續無窮願不休止

為盡無邊生死海故

乙四. 道綽《安樂集》中需要生命提升方法者本來的狀態

道綽《安樂集》中,最少可以可以找到四種對需要生命提升方法者本來狀態的描寫。 包括宿因、身內重罪、人的階位及人的無能為力。

笫一,文中有提及到一些人能對淨土法門有所回應,定是有其宿命:

善男善女,聞說淨土法門,心生悲喜……

知此人過去宿命已作佛道也。

笫二,文中提及佛向其父王進言關於「念佛三昧」時,便提到身內有「三毒三障無邊重罪」。並用比喻說明這心就似伊蘭林中的牛頭梅檀(一種植物):

其伊蘭林內,唯臭無香

噉其花果,發狂而死

單看這些描寫,可以估計這是指人與人之間的罪。 因這比喻是說到,一些影響甚至危害到別人生命的個體。 這就是比喻人心的惡毒了。

笫三,是人的階位。 如前文所言,在道綽以前的慧遠,認為彌陀是用佛三身中的化身顯現,而淨土也是一片化土(真理狀態的本身)。 換句話說,就只有那些能體證真理的人,方可進入那化土。 凡夫俗子則不能進入了。 這便把人分成了兩個級數。 然而道綽郤反對這說法,他認為:

現在彌陀是報佛,極樂寶莊嚴國是報土

由佛願故致令凡夫之善,立得往生。

這就是說,在生命提升方法(佛的願力)前,是人人平等,凡人皆可往生到淨土去。

最後,道綽認為在這末世時,人即使修行以上提過的「聖道」,人對生命提升仍是無能為力的:

我末法時中,億億眾生起行修道。

未有一人得者。

總括而言,他是力證人的負面狀態。 無論是有智慧的人或是凡夫俗子,若想靠「聖門」的自力方法,就只會失敗。 人若有自知之明,便當考慮到道綽所說的「淨門」了。

乙五. 道綽《安樂集》中提供生命提升方法的主體

道綽《安樂集》中,主要有二個提供生命提升方法的主體。 最主要的當然就是那曾發四十八宏願的阿彌陀佛。 另一個就是人本身的菩提心。 這將在以下再作解釋。

乙六. 道綽《安樂集》中生命提升的方法

依一般淨土說法,往生西方,最主要的是「信、願、行」。 道綽《安樂集》中更提出要發菩提心。 以下將分別介紹。

菩提心的本質(名體)是有三種。 其中笫一種就是法身:

法身菩提者,所謂真如實相,笫一義空。

自性清淨體無穢染……

名為法身。 佛道本體名曰菩提

就此,我們看到人的本心是清淨的。 道綽也說到發菩提心時要先認清自己的本性是清淨。 並要「緣修萬行」及「大慈悲為本」。 再進一步,他更引用《天親淨土》來解釋種種具體日常生活行為如何配合菩提法。

這帶出了一些問題,究竟信眾是「單靠」彌陀願力往生? 還是除了彌陀願力外,還要加上人的努力而「相輔相成」呢? 就是人的「發心」是否用了自力呢? 另外,這菩提心又是否就是佛性呢? 意即只要發展本性,便可往生呢? 在我們介紹「信、願、行」後,便會有更清楚的理解:

易行道者,謂以「信」佛因緣、「願」生淨土、起心立德修諸「行」業。

佛願力故,即便往生。

「信」即是信心之法,視為法門之初步,是一種「信念」。 就是信佛教最基本的共同思想,如三寶、四諦等。 並相信淨土的特別教法, 如阿彌陀佛的願力,能幫助我們到達淨土。 而「願」就是我們的善源,願意被阿彌陀佛度到淨土。 相對「信」來說,「願」可以說是更進一層的深信。(所以有「願」者必定有「信」;有「信」者,郤不一定有「願」。) 這甚至有一層「力用」的意味。 是「深願」回應著(攝受)阿彌陀佛的本願而往生。 換句話說,就是自己發出的信和願,回應著阿彌陀佛的那宏大願力,而帶我們到達淨土。 這種「互相配合」的理解也有其他說法,就是「如乘其願」。 即是配合(乘)著彌陀的願力而往生。 最後「行」則是行實,是具體的表現。 為這包括主行的念誦名號及助行的行善積福、修三福。 而「行」又可視作「行願」,只是一種報恩的表現並且能夠加深其信念。 另外,「信、願、行」要達到甚麼程度,才可往生呢? 道綽在此沒有詳作討論。 只有在討論下品往生時,有一點提示:

在心、在緣、在決定,不在時節久近多少

(在決定者)發大勇猛,心心相續十念,即是增上善根,便得往生。

這說到是否往生,不在於修行時間的長久,而在於是否「信得真、願得切」。 就如人遇到生死時,便發大勇猛,一心的「十念佛名」也可往生。 而「十念佛名」雖是低層次的往生方法,但因有緣在生死時遇上真理,還是有法子叫他往生的。

我們可以看出,「信、願、行」其實跟發菩提心的內容大致相同。 都是有一種心媯o出來的能力,再加上具體行動表現出來的。 若是配合「信、願、行」來理解,就是要用菩提心(清淨心)來實行「信、願、行」了。

回到之前提出的問題,菩提心是否就是佛性呢? 在其他大乘教派中,菩提心可以是指佛性的。 但在道綽的用法則似乎不是。 因為這正是道綽反對的:

一切眾生皆生皆有佛性,遠劫以來,應值多佛。

何因至今仍自輪迴生死? 不出火宅?

以上說到若人可以單靠自己,發展佛性時話,不少人早就成佛了,又怎會有那麼多人在火宅中受苦呢? 可是,道綽又為甚麼強調菩提心是清淨的呢? 他可能要告訴我們,每人都可以有一顆清淨心來實行「信、願、行」和接受他力的幫助。 舉個例說,假如阿彌陀佛出現,也須有一顆清淨心才能見到他、回應他。 當發了菩提心(清淨心),有了「信」和「願」時,這就如伸出手來接引彌陀的幫助了。 我們要留意這每人都有的能力,是不足以叫人的生命得提升,這只是叫人預備接受他力而已。 所以這並不是用自力的。

乙七. 道綽《安樂集》中需要生命提升方法者及提供生命提升方法主體的關係

在《安樂集》中需要生命提升方法者及提供生命提升方法主體的關係是不大清楚的。 但在淨土宗中,我們除了看到阿彌陀佛因見到有情眾生而發願,願望眾生可以往生淨土外。 另一方面,我們也看到眾生在修行念佛時,是觀佛的種種的好。 照理來說,兩者關係是可以達到深厚感情的地步。 但是《安樂集》中,似乎沒有詳細交代兩者的關係了。

* * * * *

以下我們將會以保羅《羅馬書》對以上各樣的思想主題作出回應及對話。

丙一. 保羅《羅馬書》的寫作背景及目的

詳細的《羅馬書》寫作背景和目的研究,並非本文旨趣。 所以,以下將會把寫作背景和對應著的目的作一個簡報而已。 《羅馬書》寫作目的有三。

笫一,為使羅馬信徒可以得堅固,便向他們詳細講解福音。

笫二,可能因為當時猶太基督徒與外邦基督徒不和,因此對那時教會的內部問題作出回應。

笫三,警告他們要提防異端分子。

此外,《羅馬書》一16可以是整部書的主題

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

並且描述甚麼(what)是福音,為甚麼(why)要向猶太人傳道和生命提升後的新生。

保羅當時寫作的心情又是怎樣呢? 在一13~15中,我們可以知道他是心中火熱和迫切地想跟別人分享這福音的:

弟兄們,我不願意你們不知道,我屢次定意往你們那裡去,要在你們中間得些果子,如同在其餘的外邦人中一樣。只是到如今仍有阻隔。

無論是希臘人,化外人,聰明人,愚拙人,我都欠他們的債。

所以情願盡我的力量,將福音也傳給你們在羅馬的人

道綽作比較時,我們發現他們對所信生命提升的方法有很大信心,並且用心傳揚所信的方法。

但相對道綽的《安樂集》來說,保羅《羅馬書》的寫作背景並沒有那種「護教」意味,要應付「外來」的思想挑戰。 而只是應付信仰郡體「內部」問題而已。

另一方面,我們要交代森達士E.P.Sander)的保羅新釋 (New Perspective of Paul) 因這觀念會帶來有意義的比較。

保羅新釋跟馬丁路德理解「猶太教」的最大分別,是「國族主義」及「個人教法」的問題。 氏的理解,馬丁路德認為當時猶太教徒是靠守律法而賺取教恩; 氏認為猶太教對律法的精神,不在於賺取教恩,而是一個條件留在這個跟神立約郡體之內。 換句話說,猶太人「誇口」的並不是自已守律法的行為,而是他們比外邦人有一個優勝的地位。 就是他們跟神在約中的特殊地位。 而他們守行為的目的也在於表明他們有這種特殊的地位而已。

當代來說,是一面倒的支持保羅新釋的研究方向,但這還未成定案。 以下我們將嘗試合宜地運用氏的理解。

丙二. 保羅《羅馬書》大綱

基本上,《羅馬書》可分為四大部分:

笫一:藉信得救 (一至四章)(生命提升方法)

笫二:在基督堛熒s生命 (五至八章)(生命提升後的狀態)

笫三:以色列的命運 (九至十一章)

笫四:基督徒的責任 (十二至十五章)

我們以下將只集中笫一部分關於生命提升方法的章節。

丙三. 保羅《羅馬書》的生命提升方法的時代性

《羅馬書》並沒有道綽《安樂集》中「時教相應」的教導,但保羅也有指出末世的觀念。 值得我們注意的是三21中的「但如今」,這是指教恩歷史中的末世。 這「如今」是完成式,指出了現在雖然舊的力量仍在,但是新的時代己經開始了。 這詞也跟《羅馬書》中「守律法」的時代有關連,暗指出人是不可能因「守律法」而得到救恩的。 因而帶出人因「恩典」得到生命提升方法的福音新時代。 所以,雖然保羅沒有「時教相應」的教導,但他郤同樣在末世中,指出一種生命提升的方法來。

丙四. 保羅《羅馬書》中需要生命提升方法者本來的狀態

道綽《安樂集》的思想,包括有宿因。 保羅《羅馬書》背後的神學並沒有「輪迴」之說,所以不能比較這點。 《羅馬書》中也有一些「特殊」階級,就是猶太人。 另一方面,保羅更直接表明所有的人都犯了罪(三23)。 並且所有的人對生命的提升都是無能為力的。 特別值得留意的是他對罪的理解。

笫一,保羅對罪的持別理解值得我們留意。他說到最基本的罪是:

神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原顯明在人心裡。因為神已經給他們顯明。

自從造天地以來,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雖是眼不能見,但藉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叫人無可推諉。

因為他們雖然知道神,卻不當作神榮耀祂,也不感謝祂。他們的思念變為虛妄,無知的心就昏暗了。 (一19~21

人籍著神的自然啟示,人即使是犯了罪也是「應當」明白神的,並且應當作出回應。 要感謝和崇拜祂,更要順服祂在他的主權下。 可以,人郤是「故意」抗拒神。 這跟提供生命提升方法者(神)關係發生問題的現象,在保羅看為主要的罪。 這種「關係」上的罪跟道綽比較起來,是較獨特的。 我們也可多看一節重要經文:

因為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 (三23

這節同樣說到神與所有人之間是有一種特別關係,就是神在所有人身上都有一個特別計劃; 在人身上,本是有著神的榮耀,並要反映出來的。 可惜,犯罪(罪就是指「不中」目標的意思)的人郤表現不出似神的樣式來。

另一方面,保羅也有說到罪的具體表現,就是:

沒有明白的,沒有尋求神的。

都是偏離正路,一同變為無用。沒有行善的,連一個也沒有。

他們的喉嚨是敞開的墳墓。他們用舌頭弄詭詐。嘴唇裡有虺蛇的毒氣。

滿口是咒罵苦毒。

殺人流血他們的腳飛跑。

所經過的路,便行殘害暴虐的事。

平安的路,他們未曾知道。

他們眼中不怕神。 (12~18)

這婸”鴘爾o也是包括兩類。 笫一,是跟神關係破裂的罪,就是「沒有明白的,沒有尋求神的。」。 其次,便是人與人間關係的罪(13~17節)。 這一類的罪,則可在道綽《安樂集》中找到同樣的思想。

笫三,我們若採用保羅新釋的看法,猶太人是自持高人一等的。 他們也是「論斷人的」(二1a)。 他們自以為能守律法,便可在道德或行為上教訓批評別人; 並且他們以為自己可以批評別人的話,自己就可以心安; 因心想可以批評別人的話,自己就必定是個好人了。 氏的理解,這是跟他們自持自己跟神有有一種特殊關係的原因。 保羅郤說:

你這人哪,你論斷行這事的人,自己所行的卻和別人一樣,你以為能逃脫神的審判麼。 (二3

這說到他們這些「特殊」階級,都跟一般人(外邦人)一樣,犯了以上討論過思想、基本上的種種罪。 事實上,以上討論過的三12~18,特正要指出猶太人的種種罪。 而二3節中的「你」是有加強意味,意指這些「特殊」階級犯了罪的話,也体想逃脫神的審判。

道綽《安樂集》相比,那些所謂高人一等的人,是指那些以為可以靠理智、修行去幫助生命提升的人。 保羅《羅馬書》則是指其特殊的民族性及其守律法。 但始終這些人的本性都是沒有能力,靠行律法而得到生命提升的。

丙五. 保羅《羅馬書》中提供生命提升方法的主體

保羅《羅馬書》中提供生命提升方法的主體就是神。 這相對道綽的《安樂集》中的佛來說,神是那超越的他者; 而佛則是人生命提升的境界。 再者,在神與人和佛與人的關係層面來說,也有所不同的。 以後將會討論到的。

丙六. 保羅《羅馬書》中生命提升的方法

以下我們用保羅《羅馬書》中生命提升的方法(因信稱義)跟道綽的《安樂集》的作比較時,我們會發覺是極相似的。

保羅《羅馬書》說到生命提升的方法,只有一個。 就是:

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先是猶太人,後是希臘人。

因為神的義,正在這福音上顯明出來。這義是本於信以致於信。如經上所記:「義人必因信得生。」(一16b~17

這兩節經文,可以說是全書的引子。 這埵釣潃蚍h面說到生命提升的方法。 分別是神所作的及人所作的。 16節中,首先提到神的作為方面,祂是有「大能」(可以帶來人的轉變)來「救」一切「相信」的。 「救」在原文中是一個片語,意指是要叫人有得教的功效。 這媮鷁M沒有說到要救些甚麼,但一般而言,這是指罪、定罪及死亡,而進入義、稱義和生命。

另一方面,「一切」的人又作甚麼來得到生命提升呢? 就是「信」,信也使這「大能拯救」有效。 這可以跟道綽的「信」和「願」作比較。 保羅的說法,首先是「信」神的作為和大能的拯救、耶穌的死、復活和所賜的新生(相對是道綽的「信」)。 保羅在此提到的「信」是現在式,意指不單是一次的行動,而是持續地「願」意神接受神的拯救(相對是道綽的「願」)。 這就是說,「人的願意」要跟神的「願意拯救」互相配合才使這「拯救」有效。 (至於道綽的「行」,我們則可以在笫五~八章及十二~十六章,看到生命提升後的新生活而作一對應。) 這堙A我們看到保羅的「信」已包括了道綽的「信」和「願」了。 另外,我們基本上在《羅馬書》中找不到道綽「菩提心」(清淨心)的思想。 但若真的要比較的話,我們可以提出,在上述的討論中,人的本性應是認識神; 我們或者可以說,人先要是認識自己跟神的關係和罪,方可進入「信」的地步。

此外,我們也看到在生命提升的方法中,看不到有甚麼階級的分別。 雖然是「先是猶太人,後是希臘人」,但這只是救恩歷史的次序而已,這不是指任們人可享有甚麼特權。 總之,無論是甚麼的人,神要「救一切相信的」人。

17節也有同樣的意思。 「神的義」是指到神的作為,是祂的拯救行動,為了恢復神人之間的關係。 而「本於信,以致於信」則是人的作為(或者只可說是回應)。 這說到「神的義」是建基(本於)於人的回應才可顯現出來的。 憑著「信」,人才可以進入神的拯救行動中。 「本於信」是指信心是接受神的義的唯一方法; 「以致於信」則是指所有的信徒皆可接受這恩典。 這堳K一再強調甚麼人也可以得到神的拯救。 另外,「本於信,以致於信」也可以解作由神的信實至人的信心回應。 雖然,這在細節上跟以上的解釋有所不同; 但仍然符合「因信稱義」中兩個層面的討論及從「互相配合」的方向來理解信。

另外,我們也參考其他經文:

如今神的義在律法以外已經顯明出來,有律法和先知為證。

就是神的義,因信耶穌基督,加給一切相信的人,並沒有分別。

因為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

如今卻蒙神的恩典,因基督耶穌的救贖,就白白的稱義。

神設立耶穌作挽回祭,是憑著耶穌的血,藉著人的信,要顯明神的義。

21~25

有兩點值得我們留意的。 首先,保羅指出這救法並非是新創的,而只是完成或成全舊約而已(21節)。(以後我們將會以亞伯拉罕為例) 這跟道綽指「聖淨二門」本是一些自古便有的法門是相同的。 笫二,保羅在介紹這個拯救時,除了介紹神的作為和人的作為外,也加入了一個新的客觀事實,就是耶穌基督了。 這奡ㄗ麆繴耶穌的「救贖」(24節),是指他付出死的代價作為客觀事實要求。 因這死亡的代價,神就可以如在法庭中主動宣告人無罪,並跟人恢復一個正常關係。 而這是神「出人意料」地為人作的。 神也設立「挽回祭」(25節)。 當中,神的工作是展示耶穌的死亡作為挽回祭,用作贖罪及使神息怒; 而一切的人的「唯一」工作(或是回應)只是「白白」的憑信心來接受這救贖,使其生效(22節)。 也如上述,這「信」不單是一個關係恢復的開始,更是持續的委身。

相對道綽《安樂集》來說,人的生命提升方法是靠回應阿彌陀佛的一股宏大願力,而當中並沒有討論付上代價的問題。 但在保羅神學中,神對人的罪是會憤怒的。 他是會處罰罪的,因他並不偏待人(二11)。 所以在恢復神人正常關係時,就必須有一個客觀的條件,就是基督的代死,付上贖價(三24)。 叫罪得到適當的處罰時,關係才可恢復。

經上說甚麼呢。說,「亞伯拉罕信神,這就算為他的義。」

作工的得工價,不算恩典,乃是該得的,

惟有不作工的,只信稱罪人為義的神,他的信就算為義。(四3~5

最後,我們也補充以上說過的「有律法和先知為證」。 原意是指有舊約支持人的生命提升方法,而非新創之意念。 而笫四章則用到亞伯拉罕為例,他是因「信」而被「算為義」(四3)。 「算為義」的概念是個比喻,就是神的主動作為,把「義」從自己的帳取出來,而加入因「信」的亞伯拉罕的帳戶內(人的行動)而非人的工作所賺回來的(四4~5)。

總括而言,雖然保羅用了不同的名稱來說明生命提升的方法如「救」、「救贖」、「稱義」、「挽回祭」和「算為義」等,但都包括神的工作和人的回應兩個層面。 而且都有因人的信心回應而使神的拯救工作有效的含義。

丙七. 保羅《羅馬書》中需要生命提升方法者及提供生命提升方法的主體的關係

如前文所述,提供生命提升方法的主體是神。 人是照祂的形象造的,並且祂是對人有計劃。 可惜,人郤是故意破壞這關係。 「出人意料」地,神郤主動作出修補關係的行動。 相比起來,道綽的《安樂集》中說到生命提升方法時,則沒有從關係方面入手了。

* * * * *

. 結論

在此,我們總結以上作過的比較。 並且特別對「信」(信心) 及需要生命提升方法者及提供生命提升方法的主體的「關係」作特別的反思。

首先,我們討論過他們大致相同的主題思想。 道綽保羅都相信現世已是末世,若靠自己從理智入路的修行,又或靠守律法來賺取生命的提升,是必定失敗的。 因此他們都分別從其傳統中找出其「他力拯教」的方法來,並且盡力地傳揚。 而他們亦認為人在生命提升前的狀態是負面的,是有罪的,而且對生命提升是「無能為力」。 但是,「出人意料」的,在「恩典」中,郤是有提供生命提升方法的主體(即是阿彌陀佛和神),不捨棄那些低微的人,主動作出叫人生命得提升的行動。 如阿彌陀佛發願及神叫基督代死的代價。 而人則可靠著發現自己的本性(發菩提心、認清自己跟神的關係)並且要深「信」地回應著提供生命提升方法主體所作的行動,好叫那行動生效。

其次,我們亦討論過他們不同的地方。 笫一,道綽提出的罪主要是談到人倫的罪,而他們所關心的也是如何離開火宅,有關生死的問題; 保羅提到最基本的罪則是神人關係問題。 笫二,佛與神是有分別的: 神是那超越的他者; 而佛則是人生命提升的境界。 笫三,在道綽《安樂集》中,佛人的關係並沒有清楚的描述出來;《羅馬書》則處處以關係入手。 最後道綽《安樂集》中除了彌陀願力外,沒有保羅《羅馬書》中基督的死亡贖價作為生命提升的客觀事實要求。

 

在此,我們對「信」(信心) 及需要生命提升方法者及提供生命提升方法的主體的「關係」作特別的反思。

在「信」方面,我們若用一些較中性的形容語句,是包括了信仰對象的信實(faithfulness)(如作出提供生命提升方法的行動)、人的服從(obedience)、人因信作出的行為(work)(即淨土的「行」、《羅馬書》中信後的新生命)、人對信仰對象的信靠(trust)、人在信仰中的經驗(experience)、人因信仰而產生的信仰郡體(community)、人對信仰對象的崇拜(worship)、人因信仰而產生的信條(credo)和傳統(tradition)等。 雖然以上種種,我們不是全部都討論過,但道綽《安樂集》的「信」、「願」和保羅《羅馬書》的「信心」基上也可以反映了以上的種種。 這堶n提出的反思是,筆者在整理這課題的資料時,發現淨土宗在介紹其「信」、「願」時,總會用上「互相配合」彌陀願力之說; 反之,基督教在談及「信心」時,大多只會討論信心的內容和對象而已,而缺少對人的信心如何回應神的工作的描述。 就如上面對信心的定義便是一個例子。 在此,我們可以在兩個教中互相學習如何把「信」、「願」和「信心」描述得更清楚。

「關係」方面的描述,似乎保羅《羅馬書》較能把神人關係由破裂到恢復的情況都描述出來; 反之,雖然前文提過有學者提出,淨土也有描述佛與人的關係,但道綽《安樂集》中則沒有給人深刻的印象。 在此,我們大可在這「關係」的課題上作進一步的研究。 並且在兩個教中學習如何把神人和佛人的「關係」描述得更好

 





 Search: Enter keywords...

Amazon.com logo
 
   
   
http://www.jeremiah.org